視訊聊天室

關於部落格
視訊聊天室
  • 19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有一種貪腐叫“拒升遷”

  □本報觀察員 伍里川   河南安陽職業技術學院學生科副科長嚴進,在近5年時間里,累計冒領386名學生合計63.2萬元國家助學金。學生科一直被視為“清水部門”,屬於學校的基層管理崗位中“並不算好”的差事。在這樣的崗位能貪出這麼多錢,也真是“奇跡”,不過,最大的看點卻在於嚴進“拒升遷”:2011年,安陽市的職業中專、技校和藝校等六所學校合併為一所綜合性中等職業技術學院,這時,嚴進有機會升任學院文藝部主任,卻選擇不願意升遷。   學生科副科長,芝麻大的小官,居然“金不換”?其實是心懷鬼胎,嚴進擔心,一旦離開現在崗位,自己冒領助學金事情會敗露。   “拒升遷”並非個例。廣州市原副市長曹鑒燎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雙開後,其任沙河鎮“一把手”期間屢次拒絕組織提拔之事,也被揭露。人們現在才恍然大悟,他是一心留在基層斂財。   最近“紅得發紫”的最牛科級幹部馬超群,也有過多年在一個位置“奮鬥”,即使被高配為副處級後也仍坐穩自來水公司領導崗位的“事跡”。   “拒絕提拔”實為“拒絕讓權”,評論人茶疆在人民網亮出觀點。   評論人曾阿良則認為:捨不得走,不是為了全心全意為群眾服務,而是因為現有位子“含金量”更高。   “拒升遷”,是一個值得解剖的樣本。就官員個體而言,“拒升遷”不外乎這樣幾種心理:遮掩醜行、捨不得丟掉“金飯碗”,當然,不排除對一個崗位的感情超乎尋常。   毫無疑問,今天,我們應該以全新的視角來看待“拒升遷”現象。   相信官員在“拒升遷”時,不會太露骨,而是會隱晦地、藝術地表達意願且讓領導覺得舒坦。一個官員公開“抗命”,那是找刺激,但如果能說出冠冕堂皇的理由,那結果也不壞。曹鑒燎之流能穩坐一個崗位,想必也花了不少口水。這樣一來,拒絕升遷,往往就是“愛崗戀崗”的假模假樣了。   過去,我們在評價一名幹部的表現時,不跑官、耐得住基層、具有謙讓精神等,會成為“得分點”。但是,值得警惕的是,腐敗分子同樣會具有這樣的“美德”。越瘋狂,越裝樣,這是很多貪官的共同點。   官場中的升遷,對於很多幹部來說,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很多公務員終其一生,也就是在一個“小崗位”上停留而已,就算能升遷,也需要漫長的時間。想升官,符合正常的人性。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必有深因。   和“拒升遷”的官員相比,“火箭式升遷”的官員,是另一個群體。與後者相比,前者更“拼”,更“務實”,他們懂得“為誰辛苦為誰忙”。而“火箭式升遷”的官員,背靠大樹好乘涼,要浮躁得多,他們中當然也出貪官,但是,他們往往不懂得“扎根基層”的重要性,而往往好高騖遠。正因如此,“火箭式升遷”官員的貪腐行為更易暴露,而“拒升遷”官員的言行極具欺騙性。   以後,再聽到某某官員超乎尋常地留戀一個崗位、不肯升遷的消息,我們需要留個心眼,別再被這些影帝級別的官員騙了之後,還要幫著歌頌。那樣就傻到家了。  (原標題:有一種貪腐叫“拒升遷”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